当前位置: 主页 > 康复案例 > 护理案例 >

不想靠子女,新潮老人的新活法!

作者:上海高档兰公馆养老院  发布时间:2019-11-14 10:51

  如果有人问,老年人是什么样子的?也许不少人脑海里会浮现出这样的画面:大清早就静悄悄地起床,老伯伯出门左转,到早餐铺给儿子儿媳买好早餐,送孙子上学;老阿姨出门右转,提着菜篮子沿途跟邻居们讲讲闲话,菜场回来准备一天的饭菜。
 
不想靠子女,新潮老人的新活法!
 
     过去很长一段时间里,老年人的形象似乎就离不开“以子女为中心”、“退休之后继续奉献”、“衣着朴素、生活平淡”这些特征。他们每天规律地出现在超市、菜场、公园,在日常的琐碎中日渐衰老。
 
  但现在,越来越多的老人不愿那么生活,他们想要一个精彩的晚年。
 
  “退休7年,我已经去过了4个大洲的十多个国家喔。”谈到旅游,今年65岁的李梅(化名)神采奕奕,打开了话匣子。在银行和数字打了半辈子交道,现在她只想看遍世界各地的日出和日落。
 
  刘飞(化名)在国资酒店管理岗位工作,离退休还有2年,他已经早早地做起了计划,想从手头的几万张照片中整理出自己的“得意之作”。他说,脖子上只要挂着照相机,他就是“劳动模范”,走路不带喘气。不然的话,哪怕是爬个楼梯都嫌累。
 
  与传统概念中的老年人形象有所不同,李梅、刘飞身上不再被沉沉暮气笼罩,而是呈现出个性化的追求。在经济能力和身体条件允许的情况下,他们不愿单纯做子女们的附庸,整日为家庭琐事操劳而失去自我。
 
  相比之下,他们更乐于把时间花在自己的爱好上,叫上三五好友一道忆往昔峥嵘岁月、去各地游山玩水。哪怕,只是在社区做个楼组长、居委会干事,都比天天窝在家里等孩子们回来吃饭要有盼头得多。
 
  穿上花衣裳、背起照相机,他们追寻着自己晚年生活的“诗与远方”。
 
  中高端老年群体,说的就是像李梅、刘飞这样受过较高水平教育、有着较为宽裕经济能力的生活“主宰者”。甚至有人还管他们叫做“最幸福的人”。
 
  然而,现实有时候却令人无奈。
 
  李梅自认为很独立。到哪儿玩都有老战友“接应”的她,却不得不每隔几个月就飞去美国帮儿子媳妇带孩子。她并不指望事业刚起步的儿子能够照顾她和老伴的晚年生活,她只希望自己能不再做“带薪保姆”。
 
  中高端老年人群体中,很多人都表示,不想靠子女给他们养老。65岁的吴世光(化名)说,“这不是孝不孝顺的问题。我们邻居、朋友之间都达成共识,哪怕小孩再孝顺,养老也要靠自己。”
 
  一部分人表示,他们对子女们的压力心知肚明,只要孩子们平时想得到他们,自己并不想把孩子们“套牢”,向其施压。
 
  怎样的养老模式,才是他们的“最佳选择”呢?
 
  纵观几种养老方式,要突破的障碍和壁垒不可谓不多。
 
  首当其冲要解决的,就是养老院养老的环境和服务问题。有老人这么说,“我现在看过的那些养老院,没一个称心的。你说,我为什么要把家里的房子卖掉折成钱住进去?”
 
  选址上,老人们在乎离医院的远近和交通的便捷程度。“光线很重要。亮堂堂的让人感觉很有生气,不要那种老厂房改建的暗簇簇的。”胡刚特别补充说。
 
  而更重要的是,无论是老人还是子女,大家都对养老从业人员提供的服务很是担忧。
 
  之前发布的《上海养老服务发展报告(白皮书)》显示,上海现有养老护理人员近5万人,主要在养老机构、老年护理机构,以及社区居家领域开展养老护理服务。从业人员中,持有国家职业资格证书的仅仅占17%。专业度的欠缺,让老人心中“吓牢牢”。
 
不想靠子女,新潮老人的新活法!
 
  而在子女们看来,专业之外,从业人员的整体素质也很重要。对老人们的照护是完成任务还是发自真心,区别甚大。
 
  当然,养老从业人员劳动强度大与收入水平低之间的矛盾,许多人也有所关注,不少人建议要提高养老从业人员的薪资水平和社会地位。“要请他们尊重老人,首先要做到让他们在工作中享有尊严和体面。”
 
  解决社区居家养老的就餐问题,政府可以让食品安全和工商管理部门协同配合,让一些有能力、有规模、有信誉的企业建立区级的统一食品生产、加工和配送业务链,并与社区、街道联动,组建常规的社区食堂。确保网络、电话信息查询等人性化服务,让老年人及其子女能够在最大限度内安排和调配每日用餐。
 
  在互联网+的时代,社区还可以设立老年人安全监控和紧急救治系统。
 
  框架搭起来,责任明确下去,规范有了,事情就好做了。
 
  张结海介绍说,引入可穿戴设备,能保障老人平时的安全监护和紧急状况下的安全处置。只要设定好程序,一旦显示出老人长时间离地面很近保持不动,就能大致判断老人跌倒的情况。但是监控背后,责任还是要落到具体的人员身上,让老人需要帮忙时不至于孤立无援。
 
  而在社区内设立监控系统,势必需要与居委会相协调。一旦需要救护,远水解不了近渴,能马上行动的,也必然是社区内的专门力量。因此,政府的准入与资源调配就显得格外重要。
 
  上海作为一座老龄人口占比极高的特大型城市,养老成为重大的民生问题,亟需政府注入更多力量。另一方面,养老这个“刚需”市场未来潜力无穷,在政府的引导下,将准入门槛放低,让企业积极进入,也是优化资源配置的重要手段。
 
  关爱老年人不是一句空话,推进养老体系改革也绝非一日之功。


上一篇:照顾不能自理老人需要注意什么? 下一篇:没有了